new info

[資訊] 認識內分泌干擾物–內分泌干擾物篩檢之證據權重法則


發布日期:2017-08-01

       內分泌干擾物篩檢分兩階段進行,第一階段(Tier 1 Screening)測試化學物質與雌激素、雄激素、甲狀腺素系統作用的可能性,第二階段(Tier 2 Screening)確認物質是否真對人類或其他生物造成健康危害,包括內分泌系統與非內分泌系統的傷害,並建立暴露劑量與傷害間的量化關係,第二階段測試結果將結合毒性資料與暴露評估,進行人類健康風險與生態危害風險評估。鑒於第二階段檢測需耗費大量時間、人力和資源(包括動物使用需求),因此採用證據權重法則(Weight-of-Evidence, WoE),權量已有數據與第一階段測試結果,決定哪些化學物質需進行第二階檢測。

證據權重評估大致包括:(一)個別研究質量的審評、(二)多方證據的整合分析及(三)分析結果的詮釋。(以下點擊標題可顯示詳細資料)

(一)個別研究質量的審評
  • 方法的質量(Quality)或效力(Validity)
    • 若為典型的第一階篩檢研究,須審核實驗是否嚴謹地遵照標準方法進行?若有偏差,是否明確描述差別處?且偏差是否影響研究結果或結果的闡釋?
    • 若非典型的第一階篩檢研究,其實驗方法和使用之動物/細胞模式是否有科學依據?實驗材料、儀器、控制組、步驟、結果以及實驗方法之優缺是否詳實描述與記錄?實驗結果是否適用於對雌激素、雄激素、甲狀腺素等賀爾蒙系統的影響評估?另外,結果是否足以獨立進行評估?
    • 不遵循第一階篩檢標準方法之測量是否符合其他品管標準(如Good Laboratory Practices(GLP)與Code of Federal Regulation(CFR))?
  • 結果的可靠性
    • 儘管第一階篩檢已有經驗證之標準方法,但是否有證據證明實驗如實依規範進行?
    • 不遵照第一階篩檢標準方法進行之檢測,其測量結果是否可信?
    • 實驗設計(如測試之化學物質的純度、穩定性和測試劑量、溶劑的選擇、實驗動物的種類、品系和隻數等)是否適當?是否有適當的控制組來對照評估實驗設計和結果的好壞?測試劑量的選擇是否合宜?動物數量或測試次數是否足以進行統計分析?
    • 統計方法是否正確?統計分析是否正確執行?
  • 效應的本質(Nature of the Effects)
    • 化學物質造成之生化或生理效應是否清楚描述?
    • 正、負向控制組是否展現預期之作用?
    • 在什麼實驗條件下(如測試環境、動物生理狀況、暴露途徑等),測試物質呈現作用?
    • 反應強度?劑量與反應間之關係?
    • 若為體外細胞研究,是否曾檢測化學物質之細胞毒性?化學物質之測試濃度是否恰當?其作用是否僅在毒性濃度下發生?測試濃度與反應強度的關連?
    • 化學物質本身的溶解度是否影響結果?化物之溶解極限?該研究如何處理溶解度的問題?
    • 動物實驗是否留意動物的體重變化、臨床徵兆和其他非實驗目的但攸關動物健康之變化?
    • 影響之輕重、持續性和可逆性?
    • 個體間或個別測量間是否有顯著反應差異?就該實驗動物或測驗方法而言,差異是否落在正常範圍內?
  • 最終觀測指標(Endpoints)的適切性
    • 非典型篩檢研究所採用之最終觀測指標是否足以評估化學物質對雌激素、雄激素、甲狀腺素等賀爾蒙系統的影響?
    • 所觀測到之影響是否非起因於內分泌作用?
    • 研究所用之動物或細胞以及給藥的時間點或時間長度是否能敏銳地偵測到內分泌干擾作用?
  • 不同最終觀測指標間的一致性和關聯性
    • 動物實驗常同時測量多個指標,這些測量結果是否能一致佐證或歸納出對雌激素、雄激素或甲狀腺素賀爾蒙系統的潛在影響?
(二)多方證據的整合分析

證據權重評估首重證據間的生物學合理性(Biological Plausibility),因此個別研究雖已通過上述審核,彙整分析時仍會考量下列幾點:

  • 各個研究所觀測之效應的本質(如效應的類別與強度)
  • 在何條件下產生效應(如暴露途徑、劑量與時間)
  • 在同一或不同研究、物種、品系和性別下,所得到的效應間的相關性、一致性或規律性
  • 動物或細胞研究所獲資訊的長處和局限
  • 可能與雌激素、雄激素或甲狀腺素系統產生交互作用的生物學合理性
(三)分析結果的詮釋

總結證據權重評估時,應清楚扼要地陳述結論,並說明其中的因由與關鍵證據,一般需掌握下列幾點:

  • 影響雌激素、雄激素或甲狀腺素系統的主要證據
  • 尚有哪些不確定因素,以及這些不確定因素對結論的影響程度
  • 關鍵研究的說明與討論,尤其是因何被視作結論的關鍵
  • 證據間的矛盾或不一致,提出可能的原因
  • 可能造成相似影響的其他非內分泌因素
  • 是否需要額外的證據?為何需要?

       證據權重評估不僅希望透過彙整多方證據,綜合分析化學物質干擾雌激素、雄激素、甲狀腺素系統的可能性,更期望經由了解化學物質與特定賀爾蒙途徑間之交互作用,判斷可能之作用機制(Mode of Action, MoA),進而選擇適當的檢驗方法來進行第二階段篩檢,下圖簡示證據權重評估於第一階段篩檢的運用。

參考資料:

  1. https://www.epa.gov/endocrine-disruption/endocrine-disruptor-screening-program-documents
  2. http://www.thecre.com/pdf/20111003_edspweight.pdf

編輯:陳珮語研究助理 / 校稿:李立安研究員




網頁瀏覽人次: